很多年轻人并不爱银行

“寒冬腊月你不在,春暖花开你是谁?”

这句网络流行语,最近看到朋友圈不少人发。疫情之下,无论甲方还是乙方,都遭遇了各种困难,困境之中,大概人们对这句话颇有感慨吧。

在《情感驱动》一书中,拉米拉斯披露了一组调研数据:

不同的应对,背后是不同的用户服务理念。

“如果我们与中国的家电企业做一样的事情,我们一定输掉,因为中国家电企业更有能力做到物美价廉,所以三星必须走另外一条路,走数字产品、高端产品以及技术领先的方向。”

有些用户,“优质”的不需要风控,如公务员、国企员工等,他们是大行低息贷款的座上宾,消费金融机构无力染指。消费金融机构的用户,没“好”到这个地步,需要风控介入。疫情之下,风控逻辑发生变化,如何筛选好用户、挑出坏用户,成为区分不同机构综合实力的分水岭。

第五批江苏援湖北医疗队队员 于成功:不管从人员上设备上,我们都给予了很好的配备,我们这次到武汉去接管一个整建制的重症病房,我们搭配的医疗力量设备都很强大,我们有信心跟大家一起打好这场疫情的阻击战。

同时,医疗物资、生活物资等也从全国各地支援湖北。由吉林北京商会组织的100吨爱心大米从吉林延边运抵武汉;由海沃捐赠的专业高温消毒清洗防疫车,将在江汉方舱医院投入使用。

医疗队队员大都来自感染内科、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流行病学调查等科室。目前,广东省已先后派出来自中山大学附属医院医疗队、广东省疾控中心等在内的1176人前往抗疫一线。近期,还将再派出近千名医护人员前往湖北荆州支援。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感染内科主任 侯金林:提高治疗率,减少新发感染的病人,降低它的死亡率,这是我们这次去的目标。

不过,银行并未真正“解放思想”,谨慎大于兴趣,对大学生市场依旧重视不起来。是啊,等年轻人变成优质白领,再去服务不是刚刚好吗?

(总台央视记者 赵钱江 牛巧刚 付博文 公海泉 陈旭婷 辛亮仪 陈杰雄 刘晓波 修志国 邢颖 高东光)

广东省文旅厅还加强对该省在国外开展文化交流活动的团组跟踪管理,目前在外文化团组为3个团、总人数42人(含2名外籍),各团组成员暂未发现疑似感染症状。(完)

多数消费金融机构,眼里并没有“客户满意度”,或者说嘴里有,心里没有。就像看人下菜碟的客商,“坐、请坐、请上座”,你说对用户不好吧,有些用户享受的是“请上座”待遇;你说对用户好吧,还有冷冰冰的“坐”字。

说到这里,很多人会拿出一张万用盾牌——风控——来辩解。金融产品是把双刃剑,尤其是理财和贷款,不是普通消费品,无差别准入害人害己。金融机构强调KYC(了解你的客户),强调产品和用户的风险适配,这是基本展业原则。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出口萎缩,产能过剩,普通消费品经历了从“站着赚钱”到“跪着赚钱”的转变,以零售业为代表,打折促销低毛利,有的还亏本赚吆喝,诚意毋庸置疑;金融机构也有改观,从“躺着赚钱”变成“站着赚钱”。

广东省文旅厅称,广东省A级以上旅游景区共407家,其中A级景区361家全部关停,23家部分关停,23家开放性景区对市民正常服务;与此同时,该省先后处置了多宗游客投诉旅行社取消团队行程所造成纠纷事宜,全省暂停经营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旅游产品的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共3302家。

“用户满意度”,听着学院派十足,似乎没考虑中国实情。

宁夏石嘴山市大武口区陇上鲜合作社社长 张银山:用我们小小的一点心,支援一下武汉,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消费金融用户,以年轻人为主。从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的用户结构看,30岁以下占比多在40%-50%之间;学历分布看,专科及以下占比在60%-70%之间。年轻、无储蓄、月光是其典型特征。

1993年,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曾经告诫三星人:

不该把重视风险与品牌建设对立起来。

“大约80%的人在18岁之前就选定了自己钟情的软饮料品牌,这种倾向也出现在别的品类下。在这80%的人里,只有20%会在日后移情别恋,爱上别的品牌,而且这20%中还有一半的人会回心转意,继续钟情于‘初恋’品牌。”

按时还款的用户,还款意愿强,还款能力未必强。还款来源大致有三个:储蓄、工资、借钱。储蓄多的人,借款需求少,从概率上看,还款靠的还是工资和借钱。

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 康德智:根据当地具体情况,我们会随时成立专家组,建立各种高效的会诊机制,尽全力抗击疫情。特别是救治重症病人。

在河北、河南、陕西等地,新一批支援湖北的医疗队也于这两日出发。江西省第四批医疗队随队带有装备了现代化车载移动设备的救援车;福建对口支援湖北宜昌首批医疗队携带了无创呼吸机、高流量给氧装置等医疗设备。

做用户的“初恋”品牌

第五批江苏支援湖北医疗队958人启程。这支医疗队在接到组建通知后的短短1小时,就有4000多位医护人员积极报名。

用户对“初恋”品牌很忠诚。

各行业均不例外,本文,我们看看消费金融行业。近日来,消费金融机构对“屋漏偏逢连夜雨”体会颇深,始于2019年下半年的强力整顿还在消化中,2020年初又碰上疫情来袭,经营环境骤变,一切又回归不确定性。

这个客群的还款能力,多数靠工资,少数靠借钱,疫情打乱的恰恰就是工资收入。很多蓝领工人,收入依赖绩效提成,疫情期间没活干,收入缩水、无力还款,导致不少消费金融机构逾期率陡升。

用户,是企业经营的原点,也是过河最重要的石头。疫情之下,环境骤变,金融机构经营决策的落脚点,依旧不离“用户”二字:获取好用户、挑出坏用户、服务好用户。

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从全区各盟市采购牛奶和牛羊肉等共计600吨,全力支援湖北地区前线。

“危机之中总有机遇”,这话没错,不过,机遇藏在哪里?事后一目了然,事前很难判断。大家摸着石头过河,谁到了河对岸,事后人们就说谁把握住了机遇。摸着石头过河,要多找几块石头。

很多年轻人,并不爱银行。

谁都想摘现成的果子,问题是,播种的人注定吃亏吗?

可口可乐原全球营销总监哈维尔·桑切斯·拉米拉斯曾说过,用户爱上一个品牌和爱上一个人,原理是一样的。

挑出坏用户,靠风控模型。大数据风控强调训练与迭代,本质上是结果导向的。一个借款人,每一期都按时还钱,按时还3年(也可以是2年),初始条件再单薄,在模型里也是优质用户了。

大学生群体,曾经是个例外。2002年,校园信用卡面世,出道即巅峰,之后是乱象,2009年退出历史舞台。2015年前后,银行大力度重启校园信用卡,主打“0元”额度,聊胜于无。反倒是互金平台,在校园市场大肆扩张,热潮叠加乱象,直到监管出手,开正门、堵偏门,重新把银行请进门来,把无牌机构拒之门外。

许多公司都对“服务用户”理解有误,用起来却好像对它了如指掌。通用电气原CEO杰克•韦尔奇曾批评道:

据介绍,为了全力防控疫情,广东省各地文化馆、图书馆、博物馆、美术馆、剧院等暂停对外开放,娱乐场所、网吧、游艺场所、围蔽性A级景区以及A级景区中的公共旅游设施项目等暂停营业,全省旅行社暂停经营国内和出境团队旅游活动,在线平台暂停销售“机票+酒店”旅游产品,要求所有星级饭店、A级景区暂停举办一切集聚性活动。

优质用户,任何时候都不嫌多。疫情之后,一些金融机构加大对优质用户的营销力度。如工行融e借,推出年化4.35%的超低利率优惠,虽然大多数用户不符合条件,但借助疫情杠杆效应,产品宣传触及更多目标用户,达到了获取特定优质用户的初衷。如苏宁任性付,针对苏宁易购超过10万件商品,推出大范围的24期免息分期优惠促销,目的也是拓展优质用户。

今天(11日),从广西百色开出一趟果蔬专列,将白菜、萝卜、西红柿等急需物资运往武汉。甘肃静宁3000箱苹果也已装车启程发往武汉。在重庆云阳,菜农们在田间地头采摘,将10余吨新鲜蔬菜和柑橘运往武汉。20车550吨番茄、辣椒、黄瓜等物资,从宁夏固原集中出发,今天早上抵达黄冈。

此外,广东省共关停公共文化服务机构893家,暂停举办群团文艺活动约533个,文艺院团取消或延期组织的文艺演出场次总数2104场;暂停营业娱乐场所7454家,互联网上网服务场所10294家;全省取消所有营业性演出,其中涉外涉港澳台演出782场,内地(大陆)演出331场。

同样的,互金平台如果同大银行做一样的事情,也一定输掉,因为银行资金成本更低。互金机构的生存之路,是科技驱动之路,必须建立用户好感度。科技驱动,才能做银行不敢做的用户;建立用户好感度,与银行做同一批用户时,才有差异化优势。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党委书记 朱宏:按照总书记的指示,就需要到疫情最需要的地方去,同舟共济,科学防治,精准施策。

环境骤变,回归“用户”原点

国内企业从用户身上挣钱,有三种方式:躺着赚钱、站着赚钱和跪着赚钱。赚钱方式不同,对“用户满意度”的理解也不同。

纸质教材领取过程中,学校将全面规范做好相关防疫工作,加强对教材、场地、设施设备的清洁消毒,加强对相关人员的管理和健康情况监测,切实保障相关人员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教材电子版可通过多种方式下载,具体下载渠道将通知到学生和家长。

得用户者得市场,得年轻人者得用户,不是吗?

相比过剩的消费品,金融资源仍是稀缺的,金融机构赚钱还是容易的。从2019年中报数据看,全部A股上市公司实现净利润2.31万亿元,上市金融业占比51%。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赚钱容易,对用户就很难真正重视起来。

风险适配,当然没错,问题不在重视风控,而在对品牌建设的无视。金融机构看用户,风险视角深入骨髓,品牌视角蜻蜓点水。对品牌建设不重视,不愿意基于品牌建设的视角为用户多考虑一点,粗暴地一刀切,事后自我辩解时再甩锅给风控。

比如校园信用卡,多数银行拒绝,也有银行大力布局,虽然“0元”额度让人不爽,但开卡礼、刷卡积分、取款免费等待遇,还是在努力向年轻人释放善意;

校园阶段,年轻人接触的是互联网金融产品,工作后他们变“优质”了,就会乖乖回到银行——那些曾把他们拒之门外的持牌金融机构——的怀抱吗?

其中,2月1日当日取消游客团队(国内游、出境游)875团、游客人数10178人;当日在境外游客团队503团、游客人数6937人;出境游当日返回游客团队227团、游客人数3032人。

根据萧伯纳对爱情的解读,“爱情就是高估一个女人和另一个女人的差别”,同样,用户爱上一个品牌,也会高估这个品牌与其他品牌的差别。

很多年轻人,并不爱银行

在这种理念下,用户是因为自己足够好才享受了好服务,再好的服务,都无法带来真正的“用户满意度”。

要分两方面说。买房的房贷、买车的车贷,还是会选银行,资金便宜谁不爱,只当“薅羊毛”了,这叫理性选择,忠诚度谈不上;支付、理财、带免息期的消费分期,这些无差异的产品,还是会支持自己的“初恋”品牌,这叫情怀,也叫品牌忠诚度。

“我们经常衡量各种指标,实际上却什么也没弄明白。一家企业需要对三件事情做出评估衡量:客户满意度、员工满意度和现金流。”

问题来了,这类逾期用户,究竟算不算“坏用户”,不同机构反应不一:有些机构如临大敌,收紧口袋、降低通过率,加大催收力度;有些机构视之为机遇,允许延期、缓报征信,为用户情感账户充值,积累好感度,为“疫后”蓄力。

上海市教委主任表示,在纸质教材发放前,由各学校提前做好预约登记工作,合理安排领取时段、领取地点和领取方式。纸质教材的领取方式包括到校领取和快递寄送。具体方式由各区、校根据实际情况确定。若到校领取,会留出一周左右的时间供家长预约,以防止人群聚集。

年轻人是银行眼里的高风险群体,银行的普遍做法是敬而远之,避免向年轻人放贷。与之相应,年轻人对银行也是兴趣缺缺,瞅准机会,不介意幸灾乐祸一下。最典型的是2013年之后的两年,互联网金融风头无两,网络上的年轻人充斥着一种喜悦情绪,为银行被超越喜悦。

消费金融产品,很多是高度同质化的。如花呗、任性付与银行信用卡,都有免息期设置,对用户而言,几乎是无差别选择。用户选哪个产品,要看更爱哪家公司。

不过,A股上市金融企业,多是巨无霸,且享受一定的制度红利,生存无忧,互金平台却没这个底气,用户就是衣食父母。不能正确看待用户的价值,在当前的环境中很难走下去。

上海市的好多政策确实考虑的更周全、更人性化一点。学生新教材的这种领取方式,你认为会不会被推广?

Author: tngweb.com